• 电话:400-000-0000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我是如何一步步与校内教育离心离德的

文章作者:七娃 上传时间:2020-02-11

  编辑老师:

  我是一名初一学生的家长,一个月前我带着紧张与自豪把孩子送进了我们这个城市中一所让周围人艳羡的著名公办初中,期待孩子在这所名校里破茧成蝶,成长为更好的自己。但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让我如鲠在喉,不得不说。

  孩子进入初中,首先需要适应的就是学业压力的骤然增加,不仅所学科目增加了不少,所学知识的难度也明显加大了,体现得最为明显的就是数学。开学一个月来,孩子的数学成绩起起伏伏,我们做家长的心里确实着急,但是也明白适应的过程总是伴随着痛苦和煎熬的,孩子只有挺过去才能真正跨过这个坎。所以,每当孩子从学校出来愁眉苦脸地告诉我“今天考试又‘凉凉’了”时,我会回答她:“没关系,咱们找到错误的原因就好了”,“现在暴露问题越多以后越轻松”……

  一语成谶。孩子“暴露的问题”果然越来越多,数学成绩从90多分一路降到了及格线,最初只是个别难题不会做,到后来,前面的题也要反复纠结才敢作答,试卷后半部的题根本没有时间看考试时间就到了。

  安慰孩子的同时,我试着跟老师联系,告诉老师孩子的特点,分析孩子在学习上可能遇到的问题,并不期望老师给孩子开“小灶”,只是希望老师能关注到学习程度不同的孩子。老师的回答客气而简练:“谢告知。”

  后来两天,孩子晚上没有再愁眉苦脸地拿着数学卷子问我,心中欣慰,检查孩子作业时也发现她做得都很完整,便拿出一道数学题让孩子给我讲讲,没想到她却说:“妈妈我不会。”“不会你怎么答的?”“我在网上搜的答案。”“搜了答案自己不会做有什么用?”“我先把答案抄上,再研究这个答案,有些题慢慢就能想明白,有些题抄完答案也还是不明白。”

  一番对话下来,我没办法再淡定了:最怕孩子把学习变成应付作业,也担心孩子对基础知识的掌握变成一知半解的夹生饭。

  于是我带着严厉的语气跟孩子强调:上课一定要认真听老师讲课,仔细听例题的讲解、仔细听老师的错题分析,不会就去问老师,第一次接触新知识时要全神贯注。

  没想到孩子一下子委屈起来,“老师讲得很快,有时候一节课用来讲新课的时间也就十几分钟,很多同学之前学过奥数,现在也在报课外班,他们听懂了老师就不讲了,然后就做题,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不懂。”

  我愣住了。

  一直以来,我没怎么给孩子报课外班,即使无数“过来人”告诫我,我都一笑而过。不仅因为我明白“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道理,更因为我对公办学校一直充满信任,“只要孩子养成好的学习习惯,学会听讲,老师还能不好好讲课?!”

  怕自己的判断太过片面,我让孩子拿着不会做的题去问同学,结果同学说:“考试的时候这道题我也不会做,等周末我让课外班老师再给我讲讲。”

  怎么会这样?!

  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从同学手中要来了数学课外班老师的微信,老师很快添加了我,我便跟老师说了孩子的数学学习情况,本以为老师会马上要求我报他的课外班,没想到老师当时就让我把孩子的几次数学试卷拍照给他,“我这两天研究一下孩子的这些试卷,找找孩子数学学习的漏洞,这两天有不会的题就微信问我。”

  我知道这个老师的水平不一定比得上学校的老师;我也知道老师热情的背后极有可能是不希望丢掉我这个潜在客户;我还知道如果真把孩子放进了培训班,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课业负担及最终要面临的没完没了的刷题;我更知道孩子的成长除了学知识外还有其他,这些是课外班给不了的……

  但是,那一刻,这些都变得不重要了,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在黑暗房间中摸索的人,正当陷入无法找到出路的恐惧中时,突然出现了一个同行者,说:“我知道路,咱们一起走。”

  这两年国家正在花大力气整治课外培训市场,我也一直是那个拍手称快的人,但是,这个时刻我动摇了。

  作为一名家长,我深知国人对学校、对老师有一种来自骨子里的尊重和信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但是,猛回头间发现,这种信任的纽带松散了。

  记得孩子“小升初”的时候,所有家长都万分焦灼地等着权威的声音,终于等来了学校的家长会,但是会上班主任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的政策我不回答任何问题,一切都以大会的内容为主。”相信老师的这句话也是听从了学校的指令,而学校给出这样指令的背后,可能是担心老师解释的万一不够准确会造成家长更多的困惑。

  但是,对于已经被网上多如牛毛的信息轰炸了多时的家长来说,多么希望学校能成为自己的“救命稻草”!